顾南西 作品大全
他从地狱里来 作者:顾南西 分类: 都市·言情 3295 人在读
简介: 有严重的共情障碍、轻微的述情障碍,趋近于0度负面p型人格,与罪犯只差了一条道德线。 这是心理医生对戎黎的诊断。 有人见过他满手是血的样子,有人见过他在枪林弹雨里抽烟的样子,也有人见过他漠然冰冷地踩着残肢断臂从火光里走来的样子。 这些人都说,戎黎是个恶魔。 但只有徐檀兮见过他因为夜盲而跌跌撞撞的样子,见过他发起床气的样子,见过他落地成盒后踢桌子的样子,见过他趴在她肩上要她亲他的样子。 他说:“杳杳,如果你喜欢,我可以把枕头下的刀扔了,窝在祥云镇收一辈子的快递。” 他说:“杳杳,别逃,你不管管我,我会下地狱的。” 他抓着她的手,按在胸口:“我这里面是黑的,已经烂透了,你还要不要?” 徐檀兮是个大家闺秀,不会说情话,就写了一封信,塞在亲手绣的荷包里送给他:“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。” 就这样,谁也治不了的戎六爷收了人姑娘绣的荷包,还让那从来没有碰过纹身器材的姑娘在他心口纹了字。
暗黑系暖婚 作者:顾南西 分类: 都市·言情 454 人在读
简介: 笙笙,笙笙…… 他总是这样唤她,温柔而缱绻。 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,一身明华,公子如玉,矜贵优雅,呵,那是那些‘别人’没有看见过他拿着手术刀剖尸时的模样,那时他的一双眼被血染得通红通红。 他有个温柔的名字,叫时瑾。 姜九笙第一次见时瑾,在她公寓的电梯里。 “你的手真好看。”她由衷地赞叹,眼睛移不开,“我能……摸摸吗?” 他诧异。 她解释:“抱歉,我有轻度恋手癖。” 他迟疑了比较久:“抱歉,我有轻度洁癖。”顿了一下,很认真,“只摸一下可以吗?” 摇滚巨星姜九笙,是个恋手癖,新搬来的邻居是个医生,凑巧,拥有一双她很想很想私藏占有的手。 后来,在他们新房的浴室里,他背着身,拿着手术刀,满手的血,满地的血,一地残肢断臂,从那堆血肉模糊的骨骸中,依稀能判断出是她捡回来的那只流浪狗。 她问:“你在做什么?” 他说:“尸解。” 她后退了一步,却被他按在了浴室冰冷的地板上,将她的衣服撕碎,满地的血染在她雪白的皮肤上。 他说:笙笙,若是能选择死亡的方式,我希望死在你身上。 他说:笙笙,医不自医,我是病人,血能让我兴奋,让我杀戮,而你,能让我嗜血,是我杀戮的根源。 他说:笙笙,救救我,你不拉住我的手,杀了所有拽走你的人之后,我就要杀了我自己。 她拉住了他的手,说:时瑾,地上有血,会脏了我的鞋,我要你抱着我走。 她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,愿意陪他堕入地狱。 他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,愿意为她放下屠刀。 备注:本文治愈暖宠风,1v1双处,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的互宠日常,讲述一只变态黑化美人医生是如何‘温润如玉’地将神坛巨星拉到地狱一起……滚浴缸的荡漾故事。
帝王宠之卿本妖娆 作者:顾南西 分类: 穿越·重生 291 人在读
简介: 这世上最悲催的是什么? 其一,人在天堂,钱在银行。其二,D罩杯,一夜成了四季干扁豆。 十一就是这样悲催的人,代号79811特务,还没来得及吃遍山珍海味,玩遍美男正太,就永别了可爱的二十一世纪,一朝变成容家傻女九小姐。 从此,卿本妖娆,天天祸水。 不过老天怜她,给了她几朵极是灿烂的桃花。不过任它桃花三千朵,容祸害只采那一朵。 容家九小姐容浅念的那朵桃花啊,听说帝王星现,命定君主;听说雪域霸主,江湖神话;听说一身白衣,胜似谪仙;听说额间朱砂,不良于行…… 每次听说,容家浅念九小姐就躲在被窝里笑得贼兮兮,抱着自家美男相公:“这是我相公,厉害吧。” *** 这话说,右相容家这生的几个女儿是一个比一个貌美如花,一个比一个能歌善舞。 七小姐,一曲惊鸿绝世舞,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 八小姐,翩跹素手,转轴拨弦,那是此曲只应天上有。 十一小姐,就更不得了了,五岁吟诗,七岁作画,九岁一赋《治国策》,轰动京都。 额?似乎还漏了一个,这容家还有个九小姐,要问九小姐如何,京都一片缄默。 事情是这样的…… **九小姐很妖孽: 夜黑风高,伸手不见五指,皇宫大院,一人影正猫手猫脚,偷偷摸摸,肩上还坐着一直似狐狸又像狗的球状物体,这一人一‘狗’正是最近让人闻风丧胆的新起杀手组织,此时正上演一出寻宝记。 一不小心,摸错了房间,撞见美男沐浴,脸不红心不跳,说了句:“我会负责。”然后大大方方坐在浴桶前面,观赏全过程,末了,摸了把鼻子,言:“太劲爆了。” 好吧,其实良心,脸皮这两种东西,这女人都没有长出来,她承认,她贪恋美色。 **九小姐很腹黑: 话说,这京中有两大纨绔,容家十少爷和文家小侯爷,那是过街老鼠,人见人躲。 某天,容家十少爷被扔进来了京城最大的花柳巷,足足三天没有出来,然后据说,之后看见女人就屁滚尿流。 再某天,文家小侯爷在自家院子里戏耍丫鬟,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像狗非狗的球状物,弄得断子绝孙了。 此时,某人正端坐在文家屋顶,笑得那是人仰马翻,塞满梨花糕的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念着:“天蓬元帅,干得不错。” 据说,容家九小姐养了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狗,名字就叫‘天蓬元帅’。 **九小姐很护短: 某月,某日,某不见五指的角落里,某家九小姐拨弄着手里的银针,地上还跪着京城第一宦官——高公公。 “知道犯了什么错吗?”某女将银针在高公公面前晃了一圈。 高公公背脊一凉,额上全是冷汗,巍颤颤说:“请九小姐明示。” “明示啊。”某女叹了口气,佯作思考,“似乎上个月七号,椒兰殿外,你对着殁王骂了句病秧子。” 高公公搜肠刮肚,确实有这事,只是这和这天杀的九小姐有什么关系啊?高公公屁滚尿流中一头雾水。 某九小姐继续明示:“你骂我可以。”眸光一冷:“但是我的男人,谁人敢说一句。” 话罢,针入命门穴,一代宦官下半辈子就只能瘫痪在床,做个十足的病秧子。 **九小姐很无赖: 要问,容家九小姐是什么人。 有书生壮着胆子,掩着嘴说:“此女乃祸害。” 某女耳尖,随即,天上掉了一坨啃了大半的馅饼,正砸中那书生,晕头转向中,听到一声河东狮吼:“本姑奶奶乃祸水,绝非祸害。” 说着,又是一阵馅饼砸过来,还带着某九小姐的口水。 就有人问了:“有区别吗?” “当然有,祸水有的是大把大把的资本,那我在美人相公面前也能抬起头来做人。”某女义正言辞地辩解。 从此京都便流传一句话:“卿本妖娆,奈何祸害。”
病宠成瘾 作者:顾南西 分类: 都市·言情 286 人在读
简介: 《宋少‘病宠’诊断书》 姓名:宋辞(男) 年龄:25 症状:记忆信息每隔72小时全部清空,十年不变无一例外,近来出现异常,女艺人阮江西,独留于宋辞记忆。(特助秦江备注:我伺候了boss大人七年了,boss大人还是每隔三天问我‘你是谁’,阮姑娘才出现几天,boss大人就对着人姑娘说‘我谁都不记得,我只记得你,记得你亲过我,那你只喜欢我一个,好不好’,秦江吐槽:boss,你平时开会时候的高冷哪里去了?) 医生建议:神经搭桥手术配合催眠治疗 病人自述:为什么要治疗?我记得我家江西就够了。 医生诊断:病人家属阮江西已主宰病人思维意识,医学史定义为深度解离性失忆 心理学对宋辞的病还有一种定义,叫——阮江西。 阮江西是谁? 柏林电影节上唯一一位仅凭一部作品摘得影后桂冠的华人女演员。有人说她靠潜规则上位,有人说她以色侍人,阮江西的经纪人是这样回复媒体的:谁说我家艺人潜规则宋少,分明是宋少倒贴,倒贴! 阮江西听了,笑着和宋辞打趣:“媒体都说我和你是金主和情人的关系。” 隔了一天,宋辞将他所有资产转到阮江西名下:“你可以和媒体说,你才是金主,是你包养我” 剧场一 阮江西是有多喜欢宋辞,以至于她养的每只狗都取名叫宋辞。 对此重名事件,宋大少是十分不满的:“阮江西,立刻给它换名字。” “能不能不换?”阮江西是认真的,“我很喜欢宋辞。” 这话,宋少很受用,抱着阮江西亲热:“那你只能喜欢我。” 宋胖狗也跑去蹭阮江西:“汪汪汪。” 宋少脸黑了:“江西,让它滚,不然我怕我会煮了它。” 宋大少堕落了,居然和一只狗吃醋 剧场二 平日里狠辣高冷得一塌糊涂的宋大少,犯病的时候,会有一种病症,俗称——江西控: “我不记得我是谁,但我记得你,你是阮江西。” “你怎么那么慢才来找我,我都等了你五个小时。” “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,你居然一个都没有接。” “你要是再不来,我就去你家找你。” 没有其他记忆的宋辞,总会抱着阮江西,如数家珍地告诉她:“我记得你的狗也叫宋辞,我记得你是演员,你的经纪人叫陆千羊……记得你吻过我,感觉很好。”宋辞凑上去,“现在你要不要吻我?” 剧场三 某狗仔死咬着阮江西的负面新闻不放,宋大少直接买了报社那块地盖成了洗脚城。 狗仔君义愤填膺:“宋少,您这是偏护,我们媒体人有权还原真相,你不能用权势压人!” “你比我有钱吗?” “……”宋辞这个土皇帝! 后来有记者一句话真相了:“那是你的钱吗?那是你老婆的钱!” 对此,宋少不否认,欣然接受。众所周知,宋少家所有资产登记,一律写阮江西的名字。
最新更新: 番外:婚礼纪事
爷是病娇,得宠着! 作者:顾南西 分类: 都市·言情 48 人在读
简介: 父亲总是说,徐纺,你怎么不去死呢。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,不会饿不会痛,还不会说话。 萧轶博士却常说:徐纺,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。因为她的视力与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,奔跑、弹跳、臂力是三十三倍,再生与自愈能力高达八十四倍。 周边的人总是说:徐纺啊,她就是个怪物。她是双栖生物,能上天,能下水,咬合力不亚于老虎,体温只有二十度,生气时瞳孔会变红。 只有江织说:阿纺,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,那我喂你吃鸡蛋好不好?你醉了就答应嫁给我行不行? 江织是谁? 他是帝都的第一病美人,三步一喘,五步一咳,往那一躺,那群恃才傲物的公子哥们一个个都被他给掰弯了。 都说,见过江织,世上再无美人。 周徐纺只说:他是我的江美人。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,周徐纺总是担心一件事:“我们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?会健康吗?” 江织缠着她亲:“什么样的都无所谓。” “我会不会生一颗蛋?”毕竟,她和鱼一样,能在水里呼吸,跟猴一样,能一蹿十米高,生个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。 江织就会耐心地哄她:“我江织的种,就算是颗蛋,也是世上最金贵的蛋,阿纺,你尽管生,我给我们的蛋造个金窝,绫罗绸缎地孵着,让它做世上最幸福的富二蛋。” PS:互宠甜文,双洁。
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作者:顾南西 分类: 穿越·重生 24 人在读
简介: 北赢有妖,亦人亦兽,妖颜惑众:“阿娆,我生得比他们都好看,你只看我一个好不好?”北赢有妖,嗜睡畏寒:“阿娆,我不怕冷,我可以给你暖被窝。”北赢有妖,择一人为侣,同生同死:“阿娆,你生我生,你死,我与你同葬。”北赢有妖,常人无异,天赋异禀者,可挪星辰,可纵时空:“若这天下负了我的阿娆,我便覆了这天下。”北赢有妖,刀枪毒火不入,不死不灭:“阿娆,乖,吞下去,以后便不会再痛了。”他亲吻她,将内丹哺给她,自此,钦南王世子楚彧,落了心疾,药石无医,而她,刀枪毒火不入,伤口自愈。她是权倾大凉的一品国师,重活一世,为了血债血偿,更为了那个唤她一声阿娆的男子。传闻国师萧景姒年少辅政,不死不伤,擅媚人倾蛊之术,关于她的传闻许多许多,唯有一点,众所周知——国师大人,宠爱惨了一只唤作杏花的猫。以下为国师大人的宠猫日常:国师大人对杏花说:“你身子真暖,以后,为我暖榻可好?”“这杏花糕甚可口,从今往后,你便唤作杏花。”“杏花,腿张开,让我看看你是公还是母?”“杏花,不疼,那人伤了你,我便杀了他。”国师大人还对杏花说:“杏花,我若是母猫儿,便嫁于你,为你生一窝猫崽子。”后来某一天,杏花幻成了一个貌美的男子,正是天下第一美人:钦南王世子楚彧。“阿娆,你不抱着我睡吗?我身上暖,可以给你暖榻。”“阿娆,入春了,我……我难受。”呵呵,春天嘛,那是个配种的好时节。“阿娆,你是不是更喜欢杏花?”楚彧为难,“可是,我幻成杏花的样子,就不便、不便与你欢好。”楚彧还对国师大人说:“阿娆,你嫁给我好不好?不用生一窝猫崽子,两只便够了,一公一母。”后来,阿娆怀孕了,猫崽子出生了,一公一母,一只像父亲,一只像母亲,母亲为其取名为梨花和桃花梨花哥哥是只猫:“我要为母亲暖榻。”桃花妹妹是个人:“我要称霸猫界!”最后,杏花爹爹把梨花哥哥送去了北赢,把桃花妹妹养在了身边,理由是:“阿娆只需要一只暖榻的猫儿。”PS:男女主身心干净,甜宠无虐!
最新更新: 新书:暗黑系暖婚